智库研究中心»智库声音
刘大伟等:上下协同推进教育智库有序发展
作者:智库研究中心   发布时间:2019年05月06日  点击率:281
 “加快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,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”是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的重要论述。作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的一部分,教育智库的发展得到了中央及教育部的密切关注,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,“要遵循规律谋,加快教育智库建设”。教育智库也成为推进教育现代化、建设教育强国的重要抓手之一。为教育智库更优发展,笔者对国内近70家教育智库进行了调研,以期发现问题,总结规律,促进智库发展。

  从认知到管理仍有待提升

  近年来,教育智库的发展取得了一定成绩,但仍存在如下几大问题。

  首先,对教育智库的理解有待明晰。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,智库建设与发展成为一股热潮,但这一热潮具体反映到教育智库建设上来,还存在着一定的滞后性。对什么是教育智库,以及作用、价值,还是存在一定的认知偏差。调研中我们与多所教育智库联系,对方表示自身并非是教育智库。这其中既有地方教科院所,也有高校研究机构。这说明,智库这一新兴事物,还未能完全普及到教育基层,导致大家对教育智库的概念模糊、定位模糊、作用模糊。

  造成对教育智库理解不明晰的另一因素是学科设置。现行的教育学一级学科下设十个二级学科,包含了教育学原理、学前教育学、高等教育学等方向,教育政策研究方向分列在各二级学科当中。缺乏整体性的学科属性,导致一些教育政策研究者也不会将自己的研究机构归纳为教育智库,而仅仅将其归属为上述的某二级学科。

  其次,教育智库的政策研究能力有待提升。调研显示,除北京、上海的几所核心教育智库有较多的内参、批示以外,多数教育智库并未能实现相关功能。《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》(以下简称《意见》)中要求智库发挥“咨政建言、理论创新、舆论引导、社会服务、公共外交”等方面的功能,但实际上,相当多教育智库连最根本的咨政建言功能都难以实现。这一是因为教育智库对政策研究的关注度不够,二是缺乏相应的成果上报渠道。

  调研显示,除了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以及北京师范大学、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的教育智库具有较强的政策研究能力外,大多数高校教育智库还停留在理论研究层面,对教育现实问题的关注度不够;而地方教科院所,更多的还是关心课程、教学研究,对本地教育规划、政策制定兴趣不大。此外,即便是有了一定的研究成果,大部分教育智库并未能建立成果上报渠道,研究无法落地,也就失去了智库的咨政建言功能。

  再次,教育智库的功能发挥有待完善。智库的功能包含了“咨政建言、理论创新、舆论引导、社会服务、公共外交”五个方面,但目前各级各类教育智库很难发挥这五个方面的功能。就目前一些高端教育智库而言,如国家教育发展研究中心、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、长江教育研究院等已经能够在咨政建言、理论创新、舆论引导、社会服务等方面发挥一定的作用,但“公共外交”功能却未能有所体现。习近平总书记在多地多次提出,要“打造智库交流合作网络”,实现“智库外交”,目前来看,教育智库在这一点还大有可为。

  对于地方教科院所、地方高校教育智库而言,首先迫切需要进行渠道建设,将有关地方的教育政策研究成果迅速有效地呈送教育行政部门,在实现咨政建言功能的基础上,在理论创新、舆论引导、社会服务几个方面逐步突破,实现教育智库的总体功能目标。

  此外,教育智库的管理水平有待加强。调研显示,目前大多数教育智库还是依托高校、教科院所开展工作,未能实现实体化,这就导致在日常运转过程中,人、财、物等方面都存在着各种限制。不能实体化的智库,就无法推行现代管理制度。教育智库的管理与建设要注重基本的投入、日常运行,而不是“搭台子、请名人、办论坛”等形式主义做法。

  自上而下统筹发展

  智库发展离不开统筹协调。为了更好地推进教育智库建设,促进其职能发挥,可从四个方面着手来解决上述问题。

  一要进一步提高对教育智库的认识。要提高政治站位,狠抓落实中央关于智库建设的文件精神,切实加强基层管理人员、科研人员对教育智库的理解与认识,这也是对《意见》中“强化政府在智库发展规划、政策法规、统筹协调等方面的宏观指导责任”要求的积极回应。

  为此,建议在中宣部统一领导下,由各地宣传部门和教育部门共同负责,以相关领导、研究专家为核心成立全国教育智库建设发展指导小组,通过培训、调研、考察等形式,帮扶各相关高校、地方教科院所等涉及教育智库建设的单位,以整体统筹治理的形式推动全国教育智库“一盘棋”发展。同时,建议在教育部社科司的牵头下,单独成立高校教育智库建设发展工作小组,采取培训、调研、考察等形式,切实提升各高校对教育智库的理解与认识,层层推进,狠抓落实中央及教育部关于加强教育智库建设的文件精神。

  二要进一步明确与强化教育智库的政策导向。调研显示,渠道建设成为阻碍教育智库发展的重要问题。因此,我们建议,一是在舆论导向方面宣传教育智库的价值和作用,在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《中国教育报》《教育研究》等有影响力的宣传窗口刊发教育智库的决策成果,让教育理论研究者重视、关心教育决策研究,形成一股理论研究与决策研究相并重的研究趋势。二是政府相关部门特别是各省市教育厅、设区市政府及教育局重视教育智库的产出成果,构建协同研究实施平台,让教育智库的研究成果能够采纳并落地实施。三是以制度形式落实教育智库“旋转门”机制,让高校及教科院所的教育政策研究者、政府教育决策部门核心成员能够切实“旋转”,了解双方运行机制,实现决策成果的共建共治共享。

  三要进一步落实教育智库的基本功能定位。为实现智库的五大功能,建议教育部全国教育科学研究院(所)长工作会议进一步扩大范围,召开全国教育智库建设发展会议,将全国范围内的教育智库囊括其中,从统筹教育管理的角度,对全国范围内的教育智库进行宏观指导,明确其功能目标。同时建议将各教育智库的功能目标进行明确划分,在落实五大功能的同时特别将理论创新、舆论引导、公共外交等具有宏观战略性质的功能明确指定赋予高端教育智库;指导地方教育智库、教科院所、社会/企业教育智库将重点落实到咨政建言、社会服务等方面,实现五大功能的全面推进,重点落实。

  四要进一步提高教育智库的现代化管理水平。为提高教育智库的现代化管理水平,建议一是建立健全各级各类教育智库的党委统一领导、部门分工负责的工作体制,切实加强党对教育智库建设工作的领导。二是教育部相关司局尽快出台《教育智库经费投入管理办法》等相关文件规定,切实解决当前教育智库在发展过程中亟待解决的财政投入、经费合理使用、人力成本等日益突出的矛盾,为教育智库发展解决后顾之忧。三是尽快出台相关文件,推动教育行政部门与教育智库人才有序流动,并对教育智库人才队伍建设方面提供制度保障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转自  中国社会科学报,2019年4月18日

  (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重大招标课题(教育学)“建设教育强国的国际经验与中国路径研究”(VGA180002)阶段性成果)

  (刘大伟系南京晓庄学院教育研究院副院长;周洪宇系华中师范大学教授)